湖北省恩施市一名23歲的大學生李曉峰被同學騙到滄州搞傳銷,24歲的姐姐李玲隻身一人來到滄州苦苦找尋弟弟一個多月,在此期間,身單力薄的女子屢次深入傳銷魔窟內部,配合警方搗毀了十多個傳銷窩點。10月6日,誤入傳銷窩點的大學生李曉峰終於被成功解救,18日晚,李曉峰安全回到了家中,和他一起重獲自由的還有另外4名大學生。
  備戰比賽的大學生突然失聯
  今年23歲的李曉峰是湖北省恩施市利川人,是恩施當地一所大學的大四年級學生。因為要代表學院參加全國的醫學大賽,暑假期間,他被學院安排在一家附屬醫院實習,以積累臨床經驗。“8月中旬,我邀請弟弟到上海來游玩,讓他放鬆一下。”姐姐李玲說,當時,她剛剛從上海一家大學畢業不久,在上海當地找了一份工作,接到她的邀約後,弟弟欣然答應。
  “媽媽聽說弟弟要來我這裡游玩,還給了他 2000元錢作為路費。”李玲說,隨後,她打電話詢問弟弟來上海的具體日期,弟弟說接到了高中同學秦觀的邀請電話,先去秦觀那裡去玩耍一番,然後再去上海。因為自己手頭有一件棘手的事情要處理,李玲說,此後她沒有時間再次邀請弟弟,直到9月8日中秋節當天,媽媽心急如焚地給她打來電話,稱弟弟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無法聯絡,李玲才覺察出異樣。李玲多次撥打弟弟的手機,也始終無法取得聯繫。“我還勸說媽媽,可能是手機淋雨或者是游玩的地方沒有信號,弟弟這麼大的男孩子肯定沒事的。”
  女孩隻身一人赴滄苦尋弟弟
  儘管嘴上這樣說,但李玲還是放心不下第一次出遠門的弟弟。可是,對於邀請弟弟的高中同學秦觀,李玲輾轉詢問了弟弟的多名高中同學,大伙兒說只知道他在天津的一所大學讀書,對於他的聯繫方式卻不得而知。“我通過梳理秦觀的QQ空間信息,找到秦觀的一名大學同學小陳的聯繫方式。”李玲說,這個電話非常有價值,小陳既知道秦觀的手機號碼,同時還透露秦觀現在正在搞傳銷,但具體地點也不得而知。
  “我給秦觀打去電話詢問弟弟的下落,他謊稱弟弟已經回恩施了,很快就掛斷了電話。”李玲說,那些天她屢次撥打秦觀的電話,對方要麼在電話中衝著她大吼,要麼直接掛掉電話不接。很快,李玲接到弟弟的手機發來的一條短信:“我不想讀書了。”李玲趕緊給弟弟打去電話,卻發現手機又關機了。“這個短信一定不是弟弟發來的,他被秦觀騙去搞傳銷了,我必須把他救出來。”李玲暗下決心。
  “我通過鐵路部門查詢到弟弟的購票信息,發現他於8月21日購買了一張通往河北滄州的火車票。”李玲說,因為父母身體不好,她便義不容辭地承擔起了找尋弟弟的任務。9月14日,她隻身一人趕到了陌生的滄州。
  屢入傳銷魔窟配合警方搗毀多個窩點
  “到滄州後,我聯繫到一個反傳銷協會的工作人員,詢問瞭解救傳銷人員的註意事項。”李玲說,隨後,她又向賓館工作人員詢問滄州傳銷窩點的具體地點,好心人一一羅列。“我捂好一頂帽子,戴著一副大墨鏡和嚴嚴實實的口罩開始了尋找弟弟的行程。”李玲說,按照反傳銷協會人員的囑咐,她悄悄逼近一個又一個的傳銷窩點。
  “早晨5點多起床,一直尋找到晚上八九點鐘,我根本顧不上、也沒有心思吃飯,想起病床上淚水漣漣的媽媽,我對傳銷恨之入骨。”李玲淚眼婆娑地說,一路跟隨傳銷人員,發現他們上課的地點後,她就在本子上標註好,然後再撥打報警電話,和警方一起搗毀這些害人的魔窟。
  “大約搗毀了十多個傳銷窩點,警方把他們驅散後不久,他們就又聚在一起繼續搞傳銷。”李玲說,她在這些傳銷窩點中沒有發現弟弟的身影,但是看到傳銷人員執迷不悟的樣子,她的心如同在滴血。“那些被騙了的家長,都不知道自己孩子在哪兒。河南商丘來滄州騙入傳銷的,家長或親人可以幫忙看看!這些圖片是今晚進入傳銷窩點拍的幾張!希望可以幫到一些家人!”搗毀一個傳銷窩點後,李玲拍攝了來自河南商丘傳銷人員的一本通訊錄,便發了一條微博,希望能幫助到像她一樣苦苦尋找孩子的家長。
  半路上看到欺騙弟弟的同學
  一個多月的時間里,李玲走遍了滄州的大街小巷,她始終堅信肯定能夠找到弟弟。
  10月16日14時許,李玲再次來到工農路菜市場轉悠,突然,她看到一個騎自行車的身影再次闖進她的視線,“是秦觀,沒錯,就是他!”激動萬分的李玲立即撥打了父親的電話,讓他們趕緊打車過來支援。同時,她還撥通了在尋找弟弟過程中認識的一位好心巡警和一位好心大哥的電話。此時的秦觀沒有意識到突如其來的“危險”,幾方力量迅速呈包圍圈狀將他團團圍住,最後秦觀只得束手就擒。李玲向他講述了他父親的病情和老人的期盼,勸說他迷途知返趕緊回到老人身邊盡孝。“得知父親患病,幡然醒悟的秦觀淚流滿面,打電話喊出來騙來的幾個同學和親友,其中包括李玲的弟弟,女孩小韋以及小韋的閨蜜小吳,還有他的大學同學小田。”
  李玲說,這些孩子都是在校的大學生,除了小田是河北人外,其餘四人都是湖北恩施人,秦觀和小田是大學同學;小韋是秦觀的表妹,在陝西上大學;小韋的閨蜜小吳在武漢上大學。10月18日晚,在姐姐、父親的護送下,李曉峰等人已經安全回到了家中,“看到傳銷窩點中那些靚麗的青春身影,想起他們背後苦苦找尋的家人,我真的非常傷心,他們都是被害者,希望政府部門能夠出台得力的措施,徹底鏟除傳銷這顆社會毒瘤。”電話那端,李玲再三訴說著自己的最大心愿。
  (尊重當事人意願,文中李玲、李曉峰、秦觀均為化名)
創作者介紹

楊秀惠

ac00acdt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